跟隨虛雲老和尚的幾件奇跡

2012-02-21 / 点击数: 6473

聖安口述 、王曉南整理

  這是一位老出家人暮年的回憶,句句出自老人之口,字字發自老人之心。老人的經歷極富傳奇色彩,有些簡直難以置信。這篇回憶表達了老人對他一生最敬仰的虛雲老和尚的懷念之情。

  我俗名李榮,法號聖安,屬牛。十五歲時跟隨虛雲和尚,三步一磕頭,歷盡艱辛,前往五台山朝拜還願。半個世紀過去了,虛雲老和尚也已經過世三十多 年了。每當想起跟隨虛雲老和尚身邊的日子,心中總有一種無限的思念和敬仰。虛雲老和尚的一言一行、一舉一動時時浮現在我眼前,就好像我仍然在他老人家身 邊。

  虛雲老和尚德高望眾,修行深,博學多才。尤其在修建廟宇方面,在中國近代歷史上當屬首屈一指。每建好一處寺廟,他從不自己享用,總是交給當地常 住,便又起程上路了。在講經說道方面,虛雲老和尚的威望就更不用說了。因為我是個武僧,粗人,沒有多少文化,雖在虛雲老和尚身邊,但對他老人家那種高深的 境界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,只覺得他老人家可親,可敬,就像自己的父老。

出 家

  說來話長,事情要從我出家之前說起。我從小生病,得的是小兒麻痺症,九歲時還要母親背著進進出出。為了治好我的病,母親到處求醫,受的那個罪就 別提了。有一次,母親帶著我到廟裡燒香,求神保佑,在龍泉寺遇到一位老和尚名叫志空。志空老和尚看見這麼大的孩子還要母親背著,覺得奇怪。母親就把怎麼來 怎麼去說了一遍。志空老和尚看了看說,這不是什麼太大的毛病。母親總算看見了一線希望,忙跪下給老和尚磕頭。母親說,如果能治好我的病,就把我捨給廟裡。 老和尚風趣地說,話出口就算許下願了。

  志空老和尚讓我回去後天天喝茶葉水。當時五個大銅子一包的茶葉,從茶葉舖買回來用銅鍋熬了,渴了就喝,飯前飯後也喝。結果兩個半月,我的腿就能 走路了!全家高興得不知怎麼是好。三個月頭上,我母親帶著香,領著我來到龍泉寺,感謝治病的恩人。沒想到志空老和尚已經走了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位志空老和 尚是雲南的,是一位很有名望的僧人。我見到他時他已九十歲高齡。

  因為我母親許下了願,說什麼也要把我送給廟裡。當時廟裡的百川師父說什麼也不肯留我,讓我儘量不要出家。但是母親許下了願是不能改的。就這樣,我十一歲時正式出家到龍泉寺,百川和尚就是我的皈依師父。

拜 師

  一個九歲都不會走路的孩子,一旦能走了,高興的不得了,一天到晚總喜歡蹦蹦跳跳。一位叫蔽覺的老和尚見了我,覺得是個學武功的苗子。於是我十二 歲開始跟蔽覺老和尚學習少林武功。當時蔽覺老和尚已近七十歲,武藝高超,深諳少林輕功。且不說飛檐走壁,就是咱們壓場用的石頭碌碌,他一下就能送上房頂。 蔽覺老和尚一直活到九十八歲。

  我同蔽覺老和尚在少林寺學了三年武功,又隨他來到峨眉山同他的弟子一起習武。到峨眉山幾個月後,我在普賢寺見到虛雲老和尚。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老人家。同是出家人,可他看上去與別人不同,待人和善,一點都不把自己當作長輩。

  虛雲老和尚從南普陀起願,三步一磕頭行至峨眉。他身邊有位使者叫靜言,體格不行,前一段路程一直是他跟著虛雲老和尚。一天蔽覺和尚把我領到虛雲 老和尚跟前,說我不怕受苦,一天不吃不喝也不要緊,根基不淺,而且做飯手藝也不錯,建議我跟著虛雲老和尚繼續前行。從那時起,我跟随虛雲老和尚兩年多時 間,從峨眉山到五台山朝拜還願。路途遙遠,又在戰亂時期,一路上經歷了無數艱辛,受到虛雲老和尚父親一般的愛撫,也親身經歷了讓人無法相信的奇跡。

起 願

  在近代大僧人中虛雲可說是數一數二的。他出生於官宦家庭,據說父親是個州官。他十幾歲的時候就打算要出家。父母為了安住他的心,給他娶了兩房老 婆,可是他結婚三年同居同榻卻一塵不染,實在讓人欽佩。父母無法打消他出家之念,在他十九歲的時候,還是跑去出家,入了佛們。出家幾年以後,他的父親生病 去世,姨媽帶著他的兩個妻子削髮為尼。虛雲當時又是悲又是喜。悲的是父親病逝,沒能盡兒子的一份孝心,喜的是一家歸于佛們,自己沒有白出家。為了報恩還 願,虛雲老和尚決定去朝拜各位菩薩:南海觀世音菩薩、峨眉山普賢菩薩、九華山地藏菩薩、五台山文殊菩薩。我跟隨他的時候,他已經朝拜了普陀山,來到峨眉 山,又要前往五台山。

  虛雲老和尚從南普陀起願。他一共有五大願:(一)報國之願。當時日本侵略中國,老百姓在水深火熱之中。他希望中國能重新站起來,早日結束戰亂。 (二)報高僧培養之恩,使自己成為有名望之僧。(三)報父母養育之恩。如今全家皈依佛們,在有生之年全家了了生死。(四)盡佛家弟子之心。雖然修建廟宇, 並沒有給出家人謀什麼福利,但也盡了一個佛家弟子之心。(五)學習唐玄奘步行去西天取經,修盡人間之苦,在中國弘揚佛法。

  當時佛教的各門各派都叫虛雲老和尚為“革新派”。他認為出家人要有自己的目的,要承擔自己的義務,要持戒。除了佛家的一般戒律之外,虛雲老和尚 還持三戒:(一)金錢戒。他從不自己拿錢,就連買東西的時候也是如此。每次他都讓小販自己掏錢,掏多少算多少。有一次一元錢的車錢,車夫拿去五元,他老人 家還說結緣了,結緣了。(二)不圖享受。他無論冬夏總是那一身衲子,從不講究吃穿,也不住高級地方,苦修功德。他一生修了那麼多寺廟,卻從不住下來享受。 國共要人贈送的古玩字畫也是隨走隨散到沿途的寺廟裡。他說:“這東西不算我的,算廟裡的。”(三)處處弘揚佛法。當時佛教中門派很多,有些方面僧、道、儒 混在一起,信眾也搞不清楚。虛雲老和尚立下志願要重振佛門。他一生修建了許多寺廟,後來修建了雲門寺,讓全國的僧人都來雲門受戒,弘揚佛法,國泰民安。但 由於某些原因當時的願望並沒有全部實現。他於1959年陰曆九月十二日圓寂,他是坐著死的,那年他老人家120歲。

五台山朝拜

  那年從峨眉山跟隨虛雲老和尚時我十五歲,一心想跟他老人家學點東西。老和尚待我就像疼自己的孩子一樣。無論走到哪兒,吃東西的時候總是先讓我吃,讓我穿暖和點,可他卻總是穿那一件衲子。

  記得那是1938年底到1939年初,正是戰亂時期。我們繞道從峨眉走川北、甘肅、青海邊上到山西。每天天不亮起床,做功課念經,到晚上瞧不見 路了才停下來。一般的路一天走八十多里,山路走四五十里。一天三堂功課,一次也不能落下。我們穿著草鞋,頭戴斗笠,挑著隨身用的東西。有廟就在廟裡過夜, 沒有廟就在野地裡打坐。天天如此。老和尚有時見我累了,不想走了,就對我說:“你不走啊?你不走我走。”過了一會兒我追上他,他又說:“你看,不怕慢,就 怕站。剛才你說累,現在還得跑著追我,你說是你累呀,還是我累呀?”我也沒話可說了。一路上,老和尚經常給我講《高僧傳》裡的故事,還經常給當地老百姓講 出家的好處。每隔三、五天,我們每人還要檢查持戒的情況。老和尚讓我談談對他的看法,用現在的話就是提意見。我就說他生病也不肯休息,有的時候還發脾氣。 其實虛雲老和尚很少發脾氣,偶爾一二次也都是有原因的。

  在戰亂年代,吃的東西比較困難。沿途的佈施有什麼吃什麼,都是些粗糧雜糧,見不到油水,連豆腐都吃不上。我們還經常挖些山上的野菜吃。虛雲老和 尚在吃東西上從不特殊,我們吃什麼他吃什麼。但我知道他特別愛吃一種野菜,叫黃荊。吃在嘴裡細嚼,想吃什麼就是什麼味。由於吃的不好,他老人家後來得了胃 病。   有一次他老人家病倒了,重感冒,發燒。我勸他休息,他不聽,還是要走,我也沒辦法。我心裡想,您老人家走到哪一站算是個頭啊?從普陀走到 峨眉,又從峨眉到五台山。下一步到哪?您到底要到哪兒去呢?每當我們問起他,他老人家總是說:“弘揚佛法,海外無邊。到那時再說吧。”

奇 跡

  跟隨虛雲老和尚去五台山的這一路上確實發生了好幾件奇跡。也許你們不相信,但這些事都是我親身經歷過的。   有一次在川北的雁翅山上, 遇到一群猴子。不知他們是出於善心還是出於好奇心,幾個猴子從樹上摘下果子往下扔,還朝我們叫。我們拾起果子,就看一只大猴子一邊叫一邊用手比劃著。師父 說:“你看,它讓咱們撐袍子呢!”我們趕緊把袍子撐起來接。樹上的猴子連果帶葉地往下扔。它們找的果子都是好吃的。看我們吃著果子,他們在樹上一個勁兒地 叫,好像是高興地說個不停。老和尚說:“慈悲咱們了。”這還不算是什麼奇跡,後來遇到的幾件事就更神奇了。

  有一天,我們在永峰山上迷了路。前邊是一個大山澗,往下看一眼望不到底,離山對面有十多米,沒辦法過去。這時,天漸漸黑下來了。沒辦法,我們只 好就地打坐,開始做功課,準備在這裡過夜了。就在這時,刮起一陣風。風塵過後,山那邊出現了一條大蟒蛇,有三十多公分粗,就像個臉盆口似的。老和尚對我 說:“聖安,咱們可以過去了。”這時候就看那條大蟒蛇眯著眼,吐著芯子,頭向我們一點一點的,就像要吃了我們。我回頭對師父說:“您真會開玩笑,它還不得 吃了咱們?”師父說:“別害怕,這是菩薩派它接咱們來了。”師父見我害怕,就讓我閉上眼睛,他老人家拉著我的手,我眯著眼看見那條大蟒把頭伸到山澗這邊, 老和尚先踩上去,我也跟著踩了上去,就像踩在樹皮上的感覺,有點彈性。我們一步一步走到了對面,看見那條大蟒確實非常長,到底也沒有看見尾在什麼地方。過 去以後,老和尚趕快打坐,誦經。一陣風刮起,等我們睜開眼睛,大蟒已經不見了。從那兒走了兩裡路,來到一個村,叫西哨村,八十來戶人家。我們在那裡住了三 天。

  又有一次,走在一片原始森林的邊上,這座山叫虎丘山。忽然變天了,風沙很大,眼看天色越來越暗。這裡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只聽見呼呼的風聲。一 會兒,下起雨來。暴雨夾著冰雹下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。大雨過後,到處都是濕的,路很滑,天越走越黑,於是就決定就地打坐了。我去取了山水,找了點柴,點火 燒水。我們身上穿的單薄,又是大雨剛過,渾身發冷。我一邊燒水一邊烤火,忽然聽見有老虎的吼聲。只能聽見聲音,看不見老虎。吼聲有應有和,肯定不是一只老 虎。師父見我臉色都變了,就說:“又膽怯了吧!咱們有命就活著,沒命就是虎口之食,過來靠著我,你就不害怕了。”我們過午不食,喝了熱水,就背靠背地坐 著。我當時小,路途又勞累,一會兒就睡著了。到了半夜,覺得越睡越暖。睜眼一看,嘿,六只老虎圍在我們周圍,老和尚還用一只手撫摸著大老虎的前爪。我晃晃 腦袋,覺得自己莫不是在做夢?我莫非是看見伏虎羅漢了!我三次要站起來,師父都沒讓我起來,叫我趕快念經。過了一會兒,我又睡著了。天亮醒來,師父笑著對 我說:“昨晚害怕了吧?是山神來了!”

  走到距五台山一百多里地的時候,文殊普薩來迎接我們。這事說起來可能沒人相信,那時要是有個照像機就好了,一個黑白照像機就行。在五台山有這麼 一句老話,菩薩對有緣的人“遠接八百,走送一千”。五台周圍八百里地沒有土匪。這天,我們正在休息,坐在那裡聊天,虛雲老和尚給我講廟裡的故事。還說: “一處不到一處迷,處處不到處處迷。咱們那回遇到的不是蟒,是龍;在山裡遇到的不是虎,是山神。你看,到了五台山,就有人來接咱們。”那天有霧,虛雲老和 尚有點頭暈。我們休息了一會兒就往山上爬。爬到半山腰,忽然眼前發亮,就像閃電一樣,老和尚趕緊讓我跪下,行禮。這時,山坡上出現了文殊菩薩,手裡揮動著 拂塵,好像要說話的樣子,足足有五分鐘。文殊菩薩真的來迎接我們,我們渾身增添了很多力氣。中午沒吃飯也不覺得餓,一天走了將近九十里地。晚上來到下峰 寺,在這裏住了兩天。

  最後這一次是在離五台山不遠大約有三十里的地方。山坡上忽然亮起了佛光,一位老太太從山坡上走下來,老遠就問:“累不累呀?”當時已經是秋天 了,老太太從籃子裡拿出幾個杏,就是咱們吃的大白杏,給我們一人四個。她還說,吃了第一個杏不餓,吃了第二個杏不渴,吃了第三個不累,吃了第四個全身輕 鬆,心情舒暢。我接過杏,再看老太太已經不見了。這時我們才醒悟過來,這一定是菩薩來幫助我們了。因為那時是秋天,秋天哪有杏呢?可我們手裡的確實是杏。 這杏吃了以後,幾天不覺得渴,也不覺得餓,精神特別好。

  到五台山以後,虛雲老和尚要在那裡住些日子。他對我說:“你有什麼事就去辦吧,跟我一路上勞累了。大願已了,找個地方休息休息。”幾天後,我離 開了虛雲老和尚。回想起來,在跟隨他老人家二年多的時間裡,除了刮風下雨,或者生病無法走路以外,一天不停地走,天天與他老人家在一起,深深感到他內心裡 要弘揚中國佛教,一心希望國泰民安的宏圖大願。

  現在每年陰曆九月十二日,虛雲老和尚圓寂的日子,海內外的弟子都要朝拜他。我至今隨身帶著他老人家送給我的小金佛。這裡有我對他老人家的深深思念和無限敬仰,有我對他老人家的一片心。

一九九二年三月 北京

跟隨虛雲老和尚的幾件奇跡 - 十方准提